当前位置 主页 > 人造毛皮 >

场面曾一度混乱无序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98
336*280广告

4月20日深夜11时许,昆明金川路。当一群小伙抬下最后一个狗笼时,现场掌声雷动。接着,一群美女拿出矿泉水,挨个为这批狗喂水。

他也觉得很委屈。“一开始志愿者说检疫证是假的,我们找到四川省凉山州,对方给我们写了一个证明书来,还盖了公章。在法律层面,一切依法办理,我们不能违背别人的意愿,这种买狗行为已经属于强买强卖了,别人是可以告你的。”

昆明官方无权扣留运狗车企业主6万元买下狗

农林局官员提醒安全护狗反遭志愿者骂

对于年轻的志愿者们,虽有医疗组、供水组、狗笼组、消毒组等,但是混乱的场面仍持续了3天。最后,在杨先生的主持下,才成立了志愿者指挥部,统一部署分工,才算行而有序。

已是第4天了。4天前,一条微博让昆明的爱狗人士拦下一辆从四川冕宁县驶往广西玉林的运狗车,车上载有475条狗。经警方证实,车主证件齐全,但爱狗人士仍义愤填膺,有匿名者掏6万元买下这批狗,引来众多志愿者救助。

这一幕赎狗战的背后,剧情波澜起伏——救助机构、匿名买狗者、爱狗人士、志愿者、农林局官员、警察……感性与理性洗刷着每个人,也改变着他们。

狗被救下后,场面曾一度混乱无序。五华区农林局的这位官员现场告诫志愿者:“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我看你们这些娃娃,和我的娃娃一样,着急啊,一定要戴好手套。”可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这156个狗笼的旁边,桂ka5391的运狗车还没有开走,驾驶室上还有人,不时探头望着车外的一切,他只是运狗的司机,并非这车狗的主人。在驾驶室外,一位穿着高跟鞋的年轻女子依偎在男友肩上哭泣着,喃喃而语——“太可怜了,太可怜了”,男友不住地安慰着她。

在救狗战斗打响之初,就有很多人反对。最有代表性的是昆明律师许思龙:在法律禁止之前,你们(救下狗的爱狗人士)不能阻止别人吃狗肉,也不能强行买下可能运到屠宰场的狗,否则将涉嫌强迫交易罪,如果你们把对狗的爱转为对人的爱,我会更加尊重你们……

不远处,一群民警紧盯这一切,从头至尾不多言一句。

而一位负责组织的志愿者黄小姐,也是颇具争议的人物。在一些人眼中,她“勤勤恳恳”;而在另一些人眼中,她“抽着烟拍照和指指点点”。

女儿也说来喂狗农林局官员傻眼了——你神经啊

这一切,有助于各方冷静思考,正是赎狗战的组织者郭欣愿意看到的。郭欣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最开始,志愿者是很感性的,有过一些无理要求,但是几天过去了,现在大家变得很理性,这种转变我很满意。这说明,我们救下这批狗的做法应该是肯定的。”

第四幕

对于这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农林局官员,他指挥下属在场地消毒完后,就与执勤的民警们远远观望和担忧着。

郭欣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买下这批狗,是现场大多数人的意思。我主动给杨先生电话,说了情况,他就拿出来了6万块钱。”

狗在不断死去,这些狗何去何从,各方茫然

这种为狗奉献的精神在高涨。农林局的这位官员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我看见一个姑娘被狗抓伤了一点,我让她处理,理都不理,又进去了。”狗的命运,甚至牵动了这位官员的女儿。“我姑娘刚刚还打电话,她说这些狗不能杀,也要来喂小狗,我告诉她,神经啊!”志愿者们称“不行动还要说臭话的人,可怜到无药可救。”

第一幕

不过,这些一直被宠在家的年轻人们,也遇到了自己的苦恼,也有看不惯同行志愿者的事情。有志愿者向记者埋怨,“看看那些拍照、发微博、喊的不会动的人,站在面前喊递个笼子都不动……”

目前,400多条狗仍在不断死亡,现已被云南农业职业技术学院临时性接走检验,情况并不乐观。而在高额成本支撑下的救助,这些狗是被领养还是永久救助?依旧茫然……

这位官员感到很无奈。“我多说两句,他们还骂我,不理我。问我为什么政府不来管这批狗?”

第三幕

第二幕

直到狗被救下的第三天,买狗者杨先生才现身。而他来到现场,是因为很多人质疑他“买下狗后不管狗”。这位34岁的杨先生自称是办企业的,也是一名爱狗人士,与郭欣并不相熟。

杨先生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我即便不送这6万块钱过去,只要给这些爱心人士一点时间,他们一定能凑足6万块钱。我出钱只不过是很着急,因为车马上要走了,不图什么。”

救这些狗的人叫郭欣,26岁。2006年起,由他发起并成立专门用于救助流浪狗、猫的“亿心流浪动物家园”,一直靠爱心人士的捐助才能勉强度日。

戴着防咬手套,被称为“防咬哥”的欧阳劲刚,36小时一直陪着这批狗,他忙碌之余,一直在微博呼吁大家为这400多条生命贡献力所能及的一份力量。

不过,郭欣也明白,安置这批狗的花费并非几万元就能办到,单就400多条狗一天的狗粮就要300元左右,这还不包括给生病的狗医治。

不过,爱狗人士不答应了,围堵派出所要求放狗,他们情绪激动,当地政府部门派来了特警和武警来维持秩序。一部分人士认为,爱狗者们应该捐款买下这批狗;另一部分不同意,认为这样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但是,这些善意的劝导,引来的是爱狗人士的谩骂。

强行拦狗不合法,有爱狗者掏6万元买下

稍后,这位官员拿着“犬只收容管理通知书”,要求现场的负责人签收,可没有一个人愿意签字,碰了一鼻子灰,最后还是匆忙赶到的买狗者杨先生签了字。

可是,强行不让运狗车离开已属违法,最后是民间机构“亿心流浪动物家园”的负责人郭欣站出来筹资买狗。

一切都被激情点燃了,捐钱捐物,志愿者们什么也顾不上了。有请假而来的大学生,有刚刚参加工作的白领们,也有闲在家里的年轻人……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运狗车还停靠在昆明王家桥派出所的大院内,车是遭昆明的一群爱狗人士拦截下来的,他们怀疑是被运至广西屠宰的流浪狗,可是等警方和农林局调查清楚后,发现狗具有合法手续,据属地管理原则,途经地的昆明无权扣留运狗车,公安部门只能放行。

爱狗者围堵派出所要求放狗引发质疑

他更担心狗病的感染会感染到人,好心劝导志愿者时,志愿者说有兽医,可是他发现,那些所谓的兽医根本不懂,“我搞畜牧30多年了,也不能看出狗有没有病,就是专门的兽医,也要几天的观察,通过狗的行为、眼睫毛、粪便等方式,才能确定狗有没有问题。”

爱狗人士赎狗后,昆明五华区农林局畜牧兽医服务中心在上级的指示下,全程跟随了这批狗,并定时帮其消毒。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官员说,“他们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我们是法治社会,这批狗是别人的财产,并且有合法的手续,我们无权扣押和收留。”

……
上一篇:广西高铁为桂林新春旅游添了一把旺火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phxfw.cn贵州省兴义市喜屏酒业有限公司 - www.phxfw.cn版权所有